香港“反华暴乱”的起因,经过、影响,以及对

香港“反华暴乱”的起因,经过、影响,以及对

       一、香港“反华暴乱”全景回放

2019612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在特别行政区政府和特区立法会大楼所在的金钟地区,有人再度掀起了暴乱。

根据现有披露出来的信息看,这次暴乱表面上的起因,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拟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简称《逃犯条例》)加以修订。

修订该《逃犯条例》的目的,是为使之不再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相关法律继续构成冲突。香港特别行政区,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下辖的一个省级高度自治地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治下的一个省级地方自治单位,特区政府这样做,本属合情合理、无可厚非。

但是在香港,却有人借此大做文章,裹挟大量不明真相的香港市民和涉世未深的青年学生,以袭击香港特区警察、包围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围困香港警察总部等行为,公开地挑起新一轮的暴乱。

这场大规模的暴乱,不仅严重地破坏了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稳定及其对外形象,而且危害到了香港七百万市民和平、安宁的正常生活。更加严重的是,这场暴乱是在公然挑衅中国的国家安全和国家统一的底线和意志。因而,它必将引发包括全体中国共产党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全体将士、中国人民公安各级干警等在内的全中国十四亿人民群众的巨大愤怒!

二、香港反华暴乱”孽生原因

根据中外媒体的披露,此次香港暴乱的幕后黑手,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势力,特别是美国!

香港回归以后,我们犯下了极其严重的历史错误,因而导致了严重的历史后果,直至发生“反华暴乱”。

这些历史性错误有:

第一、香港在1997年回归中国以后,由于当时的中国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自身的重大历史失误,既没有立即及时地在回归后的香港开展彻底、全面地去殖民地化的工作。

第二、没有在香港回归后,及时地收回教育权和司法权。

第三、英国原驻香港末任殖民统治当局为了阻碍香港政权回归的和平交接暨与中国政府相对抗,而炮制和匆忙在香港推出的所谓“民主化改革”方案所遗留的破坏性影响,导致回归以后的香港特别行政区,俨然像是中国内部地位高于而非至少平等于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内陆各省区的一个半自治国家性质的政权实体。

国家承诺在“一国两制”前提之下,“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而香港的所谓“反对派”或者“反建制派”、“港独”势力等,却故意只强调“两制”而无视“一中”的首要关键原则。

多年来,在其背后的西方国家势力的怂恿和支持下,屡屡在香港兴风作浪,挑动对立,掀起对抗,分裂乱港,形成了香港地区一股恶劣的政治生态。

与此同时,由于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之一的特殊地位,以及香港在回归中国后,去殖民地化的工作没有及时跟进,导致香港在行政、司法、教育等各个方面和环节,仍然保有旧时英国治下旧殖民地时期的环境与诸多特征。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无法完全控制香港的上层建筑,特别是司法和意识形态领域。当然也就更谈不上规范经济基础了。

比如,香港回归迄今已经二十二年了。而在今天的香港,“维多利亚湾”仍叫“维多利亚湾”;“麦理浩道”还是“麦理浩道”。香港的行政体制、司法体制、教育体制、学校教材等等,我们一项都未触及。

香港“反华暴乱”的起因,经过、影响,以及对

 

在香港《基本法》中,极为重要的第二十三条在香港居然无法获得通过。而这一条的内容是:

在线咨询

关闭